PTT評價

[創作] 山村奇譚之人止山難(二)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 山村奇譚之人止山難(二)作者
a810219
(千年雨)
時間推噓82 推:82 噓:0 →:9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大家好,又好一段時間不見了。自從拙作出版之後,有人寫信詛咒我、不樂見我在這裡貼文,但我想或許尚有一些朋友不嫌棄看到《山村奇譚》的續集,所以我還是繼續更新了。

#關於《山村奇譚》結尾。
由於拙作已經出版,我所能繼續更新的只有和出版內容不同的舊稿。但前陣子我的筆電摔壞,無法修復,能用的檔案僅剩去年偶然存在隨身碟的初稿。

在不違反合約的原則下,我本來打算像之前一樣拿初稿來貼,不過去年完成的初稿結尾是悲劇,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看小雨身亡、阿凱殘廢的悲劇結局,加上我答應過部分板友不要悲劇,所以還在猶豫。






《山村奇譚》之人止山難




第二章





從入山口起登不久,阿凱和江雨寒沿著碎石步道走進二葉松林,兩人各自揹著沉重的背包。


按編劇部初始的登山計劃,從人止山屋往返人止東峰南麓只要三天,照理說不必攜帶太多行李,但他們無法預估找尋失蹤的承羽需花費多少時間,所以盡量多帶裝備和糧食。



即使雙人帳篷和雙人睡袋都在阿凱那邊,江雨寒的背包仍重達十八公斤,遠遠超過個人體重三分之一的負重標準,使她行走起來有些吃力。



二葉松高聳密集的樹冠將日光阻隔在外,林下顯得幽暗寒涼。因昨夜下過雨,地面滿佈的松針和苔蘚既濕又滑,兩人靠著登山杖的輔助勉強快速通行。




穿過森林,眼前是一大片相對低矮的灌木叢,台灣刺柏和箭竹茂密雜生,遍佈整條寬稜。地面路徑雖然明顯,但穿行困難,他們必須不時用戴著手套的雙手撥開迎面而來的枝條,才不至於被鋒利的尖刺和樹葉割傷。



越接近峰頂,稜線坡度越陡峭,氣溫也越低,走在前方的阿凱回頭提醒江雨寒在羽絨衣外面加上防風防水的登山外套。



一路陡升至海拔3300公尺,四周的刺柏和箭竹林相逐漸被崢嶸的巉岩礫石取代,零星長著低矮高山杜鵑的岩壁間堆積舊年殘雪,腳下的寬稜也漸次限縮成狹隘如線的瘦稜,左右兩側多是直下數丈的危崖絕壁。




由於真正的雪季未到,地面冰層不厚,但為了安全起見,兩人還是在登山靴綁上冰爪,並以登山杖代替冰斧,謹慎行走。




望著稜上映照著陽光而顯得刺目的冰層,江雨寒想起小時候在村裡往人止群峰的方向看,經常可以看到山頭白雪瑩瑩,即使夏季也是;當時習以為常,但現在才驚覺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以台灣的氣候環境及山脈海拔高度來看,並沒有終年積雪的條件,為什麼人止山和其他海拔相近甚至比它更高的山峰不同?什麼原因使人止山即使在非雪季,都能像現在這樣維持殘雪不消?




正思索這個問題,她不經意瞥見稜線右側下方的陡坡上,好像有一個人匍匐在地,當即停下腳步。



前方距離她數步之遙的阿凱察覺她沒跟上,連忙止步。



「怎麼了?」他退回她身邊。



「阿凱你看,下面那叢高山杜鵑旁邊,是不是有一個人趴在那裡?」她手指著那個方向。



阿凱依言望去,回答道:「沒有。」他看到她所指的那棵枝幹虯曲的灌木杜鵑,然而附近除了皚皚雪堆,別無它物。





「是嗎?難道我眼花了?」她瞇眼細看,真的很像有一個人趴在那裡,身上還穿著醒目
的寶藍色登山外套。




但她相信視力比她好很多的阿凱不可能會看錯,既然阿凱說沒有,那大概是她的幻覺吧?


也許是因為急著找回承羽,一逕趕路,海拔高度陡升太快,身體機能調適不過來;又或者是她在雪地裡沒戴護目鏡的緣故。由於她想說雪季未到,人止山頂的殘雪不多,加上昨天深夜臨時也買不到護目鏡,所以就沒準備,自以為無礙,沒想到似乎還是被雪地反射的日光傷了眼睛。



她揉揉雙眼再次往下看,那抹藍色變成杜鵑灌木在雪地上的影子。



果然是她看錯了。





他們繼續沿著覆雪的瘦稜陡上數百公尺,時間已是中午。兩人掛心承羽的安危,此刻誰也沒有心情吃午餐,但這種高強度的登山活動非常耗費體能,不得不暫時停下來補充熱量和水分。




他們坐在一顆堅硬的石英巨岩上,隨便吃點穀物棒之類的行動糧。



天際忽然傳來螺旋槳旋轉的轟然巨響,強大的氣流讓四周的矮灌木叢颯颯作響,腳下的碎石幾乎因此而震動。




江雨寒抬頭仰望空中的巨大黑影,只見一架直升機往人止東峰的方向飛去。



「是空勤總隊的黑鷹直升機!」在這種時候看到救援直升機出動,就像看到無限的生機,她不禁對著高飛遠翔的直升機合十禱告。「希望他們順利找到組長!」




吃完少量的行動糧之後,她彎身調整腳上的綁腿和冰爪。


一低下頭,她看到稜線左側下方峭壁深約十公尺處有一大塊突出的岩石,
岩石上躺了一個人,頭部位置的雪地有些暗紅色澤,
一個呈長方形的亮橘色物體掉落在岩石邊緣,因距離略遠,
看不清楚是背包或是防水背包套。



人止主山上的登山步道顯而易見,每隔五百公尺即設有一個木製里程碑,不容易迷路,即使是登山新手,在職業嚮導引領協助下也可以輕鬆登頂,但通往山頂的這段稜脊較為狹窄險峻,右側是陡坡,左側是幾近垂直的峭壁,行走不慎也是會有失足的風險。



那是從稜線滑落的登山客嗎?



「阿凱!」她連忙抓住阿凱的手。「有人摔下去了!」



阿凱朝她所指示的下方岩壁細看,隨即眉宇微蹙。




「下面沒有人。」他握住她戴著露指手套的小手,指尖過於冰冷的觸感讓他深感憂心。



江雨寒不由得愣住了。




沒有人?怎麼可能!她明明看到了,旁邊還有一個顏色非常亮眼、很像背包套的東西……




阿凱見她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遂拿出自己的手機朝她所說的那塊突出的大石頭拍攝,遞給她看。



照片中的平台果然空無一物,黝黑的岩層上唯有零星殘雪。



「怎麼會這樣?」即使是現在,她仍清晰可見下方峭壁的凸出處躺著一個人,但阿凱手機拍下來的照片卻與她肉眼所見不同。



如果那個地方真的有人失足掉落,阿凱不可能看不到,手機也不可能拍不到,所以問題就是出在她身上了。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強烈的幻覺?




「妳太累了吧!不要勉強,我先帶妳回山屋休息。」



「我沒事,對不起。」她搖搖頭,收斂心神,再度揹起自己的重裝備。「我們走吧!」





兩人繼續往山頂前進的時候,她偶爾會看到類似的人影,或趴或躺在一些地勢險峻之處,身上的衣物多為鮮豔的色彩,十分顯眼,但當她停下細看,卻又無所見。




她漸漸有些害怕起來,莫非是高山症或雪盲症引起的癥狀嗎?大學時代的她登山經驗豐富,曾在三千公尺以上的稜線縱走十幾天,也從未發生過這些病症,然而今非昔比……莫非
她的體能狀態真的不行了嗎?




內心的恐懼驅使她加快腳步。



解除高山症的方法是立刻降低海拔高度,但三角點已近在眼前,她想盡快越過山頂下切,只要脫離雪線、下降到安全的高度,就不會受到高山症影響。




慌亂中,她不暇確認腳下的薄冰碎石是否穩固便急於前進,銳利的冰爪猛然踩破冰層,脆弱的頁岩紛紛跟著碎冰滾落右側的懸崖,她的身形隨之向右傾滑。




「小心!」聽到冰裂聲響的阿凱眼明手快地及時扶了她一把,讓她免於滑落懸崖。



他一手以登山杖拄地穩住自身重心,另一手使勁將江雨寒拉回自己身邊。




「積雪不夠厚的時候,穿著冰爪要特別留意腳下,萬一踏破冰層造成碎石崩裂反而更危險。」阿凱提醒道,但他相信登山經驗比他豐富的小雨一定很清楚這一點,必是有什麼原因造成她的失誤。「妳還在想剛才看到的幻影?」




險些失足墜谷、有點嚇懵的江雨寒略定了定神,將沿路看到山難者遺體的事告知阿凱。




阿凱安慰道:「高山幻覺是常有的事。從現在開始,妳專注前方路況,不要看其他地方,我引導妳越過三角點。」



「可是……」



「放心,把我當成妳的眼睛,若四周真有什麼狀況,我會告訴妳。」




阿凱的話讓她感到安心,於是遵照他的指示,專心路況,不再理會身邊那些幻影。




順利抵達海拔三千五百公尺處的三角點之後,他們立即沿嶙峋的稜線下切,目標是連接人止主峰和人止東峰的鞍部。






東面下山的路比登頂艱難許多,有數段是幾近垂直的裸露岩層,高低落差約三公尺,需要面向峭壁、手腳並用攀爬而下。



「妳下得去嗎?要不要架繩?」



出發之前他詳細研究過人止主峰的路況資料,知道這裡的地形還不需動用到攀岩工具,但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帶了登山繩。




江雨寒搖搖頭,「不用了,這種小斷崖難度不高,架繩太浪費時間。聖稜線的素密達斷崖比這個危險多了。」




對於攀登過素密達斷崖、橫渡過死亡稜線的她來說,這種地形並不算什麼,若非揹著遠超過人體舒適負重的大登山包,她是可以輕易通過的。



「好,那我先下去了。」




手長腳長的阿凱具有身高上的優勢,一下子就踩到踏點,輕鬆挪移到下方的平台;身形嬌小、又肩負重裝備的江雨寒動作就不及他那般敏捷利索。




當她在攀下層層岩壁時,阿凱總適時指點她手該抓住哪一叢灌木樹根,或腳該踏穩哪一塊踩點。




好不容易越過像千層蛋糕般的岩壁區,接回稜線,江雨寒已累到面無血色、雙手發麻。




「還撐得住嗎?」看她臉色發白,跟地上的殘雪沒有兩樣,阿凱不禁感到擔憂,從外套口袋拿出毛巾替她拭去額間的冷汗。




「可以,我沒事。」她的雙手微微顫抖,仍然立即握緊登山杖,繼續在陡稜上趕路。「我看過日治時期日本人寫的台灣登山日記。那些日本人說,台灣原住民攀岩下降都不用拉繩子,也不用做確保,而且在海拔3700以上的高山只穿著丁字褲、打赤腳,還可以健步如飛,真是不可思議啊!我好佩服他們的身手和體力,簡直就是高山上的精靈。」




「我阿公說過,很久以前在台灣的漢人認為縱橫高山的原住民能日行千里,身體一定有異於常人之處,所以有些漢人會獵捕原住民,把他們……」阿凱說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把他們怎麼了?」江雨寒好奇地問。





「不說了,反正不是什麼好事。」稜上拂面的寒風夾帶濃重濕氣,阿凱抬頭望向天際,東方大片烏雲正朝他們的方向翻湧而來。「要下雨了,我們快走吧。」





下午四點,他們下降至海拔2000公尺左右的鞍部,天空飄著水霧般的細雨,烏雲遮天蔽日、雷光若隱若現,醞釀一場即將傾瀉的滂沱暴雨。



前往東峰的路況不明,恐怕沒有合適的迫降地點,他們決定在埡口避風處紮營過夜,凌晨起登。






阿凱負責搭帳篷,江雨寒則拿著濾水器和水壺到營地附近的看天池取水。當她蹲在池邊濾水時,一片頭上頂著巨型三尖犄角的陰影忽然籠罩住她。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大水鹿。




以前參加縱走時經常遇到水鹿,但體型如此龐大的,還是第一次看到。牠就站在她背後,靜靜地看著她,她的身影清楚倒映在牠比池水還清亮的眼瞳中。




江雨寒見這隻水鹿離她很近,好像不畏懼人類的樣子,便伸出手撫摸對方碩大的頭部,水鹿對於她的觸碰不閃不避,反而舔舐著她的手掌。




「你不怕人呢,好可愛。」她知道水鹿喜歡人體分泌的鹽分,所以就攤開掌心任由牠舔,直到雨勢變大了,才縮回自己的手。「下大雨了,你也趕快去避雨吧!」




她加快速度裝了幾壺晚餐要用的水,朝營地方向走,不料那隻大水鹿也不緊不慢地跟在她背後。




剛在帳篷外側搭起天幕的阿凱看到這隻龐然大物,微微一愣。




「怎麼會有這隻?」


「我在附近的看天池遇到,牠就跟著我回來了。雨下得這麼大,讓牠在天幕下面躲雨吧。」




她說著,把背包雜物等等收進帳篷裡,帳外騰挪出較大的空間。大水鹿像理解她的意思一樣,大大方方地走到天幕下方。當她忙著用高山爐做飯的時候,大水鹿就趴在一旁睡覺。



高山上烹煮不便,不過她還是盡力張羅了熱騰騰的飯菜,讓整天忙著趕路的兩人可以飽餐一頓。




吃完飯後,她泡了一壺熱茶,坐在帳篷裡和阿凱一起研究紙本地圖及玉琴之前傳給他們的GPX軌跡。




「根據編劇組的gpx紀錄,從這個埡口到組長失蹤的地點,至少還要走七個小時。琴姐他們說,人止東峰的路和主峰的路況完全不一樣,非常不好走,幾乎沒有明顯的山徑,雖然有一些舊林道,但都已經坍塌,變成大片崩壁,他們靠著嚮導帶路才勉強爬升400公尺,我有點擔心……我們走得到嗎?這似乎是一條很冷門的登山路線。」




阿凱看著地圖上密密麻麻的等高線,心知明天要面臨的將是一場硬仗,但仍然安慰她說
:「照著他們的gpx軌跡,確認方向沒錯,我們就一定走得到。只是要很小心,從等高線看起來,山勢非常陡峭。」




「不知道組長現在人在哪裡,安不安全?」江雨寒望著帳篷外的狂風暴雨,內心瀰漫不安。




小鴻告訴她,發現承羽失蹤之後,他們一直在樹林裡搜尋,過沒多久出現雷雨的徵兆,他們試圖在東峰緊急紮營,等雨停後繼續尋找承羽,無奈高山嚮導對即將到來的大雷雨萬分恐懼,連連催逼眾人循原路折返相對安全的人止主峰。





當時嚮導對他們說,要是不趁下雨之前離開,大家都會回不去。眾人迫於無奈,只好先行撤退。




連續兩天午後大雨,對於迷失在山林裡的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因為下雨就有失溫的風險,人體一旦失溫,不到三個小時便會喪命。




失聯至今超過三十個小時的組長,撐得到救援嗎?










由於日間過度疲累,簡單梳洗過後,她早早就昏睡了。





夢中的她睡在一座圓形的山屋裡,窗外風雨初歇,一輪圓月自雲層露臉,過於明亮耀眼的月光直照在她臉上,使她猛然驚醒。




她緩緩坐起身,睡眼朦朧地四下張望,發現周圍都是跟她一樣緊裹著睡袋的登山客。



這是什麼地方?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正疑惑著,藉著滿月的光輝,她察覺四周那些山友的睡袋似乎有些怪怪的,並沒有露出頭臉的部位,一整條拉鍊從下到上緊緊密合著,看起來不像睡袋,而是屍袋。





她想起有些罹難山友遺體會暫放在避難山屋的事,不禁頭皮發麻。



數量這麼多……難道這些都是……




她感到很害怕,想起身逃到屋外去,那些屍袋卻忽然動了,好像裡面的人正試圖打開拉鍊。



伴隨著拉鍊拉開的聲響此起彼落,她清楚看到一具具軀體不全的屍體自屍袋爬出來,逐漸向她趨近圍攏,阻斷她逃生的路徑。



「帶我……回去……」一具頭破血流、腦漿溢出的遺體這樣對她說。



「我想回家……」另一具遺體朝她伸出右手,卻在碰觸到她之前,整隻手臂掉在地上。



「帶我回去……」



「我要回家……溪水好冷……」



那些形容淒慘的遺體紛紛對她發出這樣的請求,江雨寒簡直嚇傻了,縮在原地瑟瑟發抖。


和鈞皓及劉梓桐相處日久,她對幽靈、鬼魂有一定的免疫力,可以說她並不怕鬼,但她害怕看見這樣殘缺不全的屍體。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卻一句話都擠不出來。



驚恐無助間,門口赫然走進來一個肩披麻布的少年,驅趕那些圍困江雨寒的亡者——



「離開!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悲慘的亡者們見逐,喉間發出嗚咽的悲鳴聲,接著撲地湮滅。




山屋裡的屍體全數消失後,她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謝、謝謝你……」



「妳也走!這裡也不是妳該來的地方。」相貌秀麗的少年面無表情地對她說,眼神如月光般清冷。



「為什麼?」江雨寒困惑地望著他。「我不能走,我要找回我朋友……」




「妳若堅持不走,那些罹難者的慘狀就是妳的下場。珍惜生命吧!」褐衣少年說完後,便轉身離開了。




「等等!你是誰?你知道我朋友在哪裡嗎?」



江雨寒心知對方必非尋常人,連忙追出門外,卻見承羽就站在山屋前的石地上。



「組長!」她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小雨,妳身體不好,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他柔聲說道。




「組長!你沒事嗎?太好了!我跟阿凱是來找你的,快跟我們回去,大家都很擔心……」
江雨寒喜出望外地說。




承羽面帶微笑,脈脈目光中透露關懷之意,俊美的臉龐在月色映照下,一如往昔般柔和溫文。她不禁想起好久以前的某天深夜,曾在公司宿舍外面遇到組長,當時他也是用這樣的神情看著她。




然而她漸漸察覺有些不對勁。



山屋外氣溫很低,大約攝氏零度,承羽卻衣衫單薄,沒有穿禦寒裝備,似乎不覺寒冷。




「不要擔心我,我很快就會回去了,妳和辰凱先走。照顧好自己,不要擔心我……」他說
著,對她溫柔一笑,走向附近幽暗的樹林。



「等一下!組長!不要走!」江雨寒連忙追趕而去,並伸出手試圖拉住他。







阿凱握住她伸出睡袋、漫無目的空抓的右手,輕聲將她叫醒。




囈語不休的江雨寒在阿凱懷中醒來,見自己好端端的和阿凱一起睡在雙人睡袋裡,才驚覺自己又做夢了。



原來……那些罹難者遺體、褐衣少年和組長,都只是夢而已嗎?


她大夢初醒,不由得有些怔忡。




「怎麼了?」他知道她一直睡得很不安穩,即使因為身體過於疲憊而睡得很沉,仍不時發出微弱的低吟,好像在夢中訴說什麼。



「我夢到承羽了。」




「夢到承羽,妳為什麼哭了?」阿凱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淚。她的臉頰冰若寒霜,源源不絕的淚水卻有些灼熱。



江雨寒愣住了。她沒發現自己竟然哭了。



為何而哭?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和阿凱決定提早起登,希望能盡快趕到東峰南麓。



時間是凌晨三點,帳篷外風雨早已止息,曠朗的夜空月明星稀。



原本睡在帳外天幕下的大水鹿不知何時已自行離開,兩人快速收拾好行囊,揹起重裝朝人止東峰的方向出發。




按照編劇組的GPX紀錄,應從埡口連接東峰南麓延伸而下的主稜,但他們意外發現前方整面邊坡嚴重崩塌,看不見原有的稜線。




從現場土石橫流的狀況判斷,或許是這兩日大雨造成的坍方。



她恍然明白高山導遊當日為什麼要逼迫眾人速速離開——想必是人止東峰地質脆弱,一下
大雨就會造成大規模山崩土石流的緣故。




見眼前土石坍陷,泥流阻路,無法行走,江雨寒並不死心,當即拿出紙本地圖,和阿凱一起尋找其他替代路線。




研究了好一會兒,她指著地圖上一處等高線較稀疏的地方,說道:「從這斜坡緩下人止溪,沿溪床南溯,接東峰尾稜上切。
雖然有點繞,但或許可行,只是連日大雨,不知道溪水會不會很湍急?」




「主稜線崩毀,也只能從溪谷低繞。試試看吧!萬一水深難渡,再切回埡口。」阿凱說。



他們小心翼翼地下切到溪谷,溯溪一段,由東南尾稜爬升,踩著幾乎僅容單腳踏點的碎石窄稜陡上300公尺,接回編劇組的GPX軌跡路線。



東峰南麓果然如同玉琴說的那樣窒礙難行,地表植被茂密,完全沒有可供行走的路徑,連獸徑亦不多見,僅能在密密麻麻、高過人頭的箭竹及芒草叢間硬切,大量盤根錯節的虯曲樹根阻礙腳步,不時還要翻過橫亙地面的巨型倒木。



深山密林地形複雜、上下高低落差極大,即使照著GPX軌跡行走,也往往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加上在山林裡GPS易受雨霧、樹叢影響,產生偏移誤差,更增難度。



為了避免叢林迷航,阿凱每走一段路就停下來仔細確認定位,即時修正方向。



好不容易穿出樹林,他們的衣物已被箭竹上的晨露濡濕,陰寒徹骨。





前方是一大片風化嚴重的陡峭崩壁,滿目皆是堅硬的石英砂岩和礫岩裸露,寸草不生,且範圍遼闊、望不見盡頭。



就在他們猶豫要冒險上切、或者橫渡高繞時,崩壁右方傳來陣陣嘈雜的吆喝聲。



幾名救難人員合力抬著SKED,正舉步維艱地從崩壁另一頭挪移過來。




江雨寒看到橘色的SKED上安置著一具已用屍袋包裹停當的遺體,霎時心涼了。









--

https://www.facebook.com/Lycoris2022/

千年雨-山村奇譚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2.78.68.17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63553034.A.527 oliviasu: 好驚喜!!先推再看 09/19 10:13 withoutmoon: 地震上來看八卦版 剛好看到更新 09/19 10:24 cherylsilent: 推 09/19 10:28 withoutmoon: 好看推 爬山真的好難而且好危險 山難的故事都很恐怖 09/19 10:37 yc736: 推 09/19 11:02 yuchlee: 推,續集好看,書也支持看完了 09/19 11:07 感謝支持。 kappi: 有買書,但在這看到番外還是很開心啊,謝謝大大分享 09/19 11:08 謝謝您。

EstelaC09/19 11:10推!禮拜一看到續集更新真的太開心

謝謝推文!

oliviasu09/19 11:15我很喜歡書中結局,也很喜歡這個續集喔!雨大加油!

謝謝鼓勵。

angelicmiss09/19 11:22終於等到更新 先推再看~

謝謝推文。

oliviasu09/19 11:22看雨大的文好像我自己在登山一樣XD

fifi200172809/19 11:53先推

SeaCloud09/19 11:56好看,雨大的劇情描寫好棒

謝謝您。

fifi200172809/19 12:11超精彩的

感謝推文。

aigret09/19 12:19我希望組長沒事

我也希望組長沒事。 一直想幫承羽和俊毅找女朋友,可是找不到。

aragonite09/19 12:24未看先感謝雨大更新。買了電子書在捷運邊看邊哭,山村

aragonite09/19 12:24結局很讚。也希望大家實體消費支持好書

謝謝支持!能讓您覺得結局很讚,真是太好了。

aragonite09/19 12:26請雨大不要把無聊的謾罵放在心上(拍拍

沒事,我只是不解自己何時得罪人了。

yc73609/19 12:56看宮鬥劇就知道,有些人不會因為妳沒得罪他就不攻擊妳

oliviasu09/19 13:43分享文章還要宮鬥也太累XD

聽起來很累。

niniyoto09/19 14:10未看先推!!誰這麼沒禮貌寫信詛咒雨大!!?很有事耶!!

niniyoto09/19 14:42很喜歡山的故事,感覺既神秘又詭譎,謝謝雨大的更新

謝謝推文,很高興您喜歡這個故事。

Heather822509/19 14:55

guice09/19 15:22

diosanthos09/19 16:02

JihadiHaHa09/19 16:02

withoutmoon09/19 16:09不要因為找不到承羽的女友就賜死他阿 沒女友也可以

withoutmoon09/19 16:09活的很好wwww

withoutmoon09/19 16:18另外原住民穿丁字褲爬高山也太神了

Andyntu09/19 17:06

ePaper09/19 17:08我書早就買了結果到現在都還沒拆封(汗)

fifi200172809/19 17:11樓上xd我書已經看到會背了,太好看了

JNP209/19 17:49好欸 續集

y1032209/19 18:09推推

andiball09/19 19:19辛苦了!!期待您的分享 !

y1032209/19 19:42看到無預警更新像中樂透

y1032209/19 19:42不過如果雨大可以在fb預告一下就更好了,就能第一時間看

y1032209/19 19:42到更新

y1032209/19 19:46(純私心建議,不用理我沒關係

我不能確定什麼時候有時間寫,所以發文前無法先預告,不好意思。

stamine09/19 19:54

yvehung2509/19 20:48很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onepart09/19 21:52

Andyntu09/19 21:54Sked 是什麼

oliviasu09/19 21:59看到be心情一定很差,雨大還是不要貼上來好了,我喜歡實

oliviasu09/19 21:59體書的結尾!

ZORO009/19 22:46

yc73609/19 22:51sked就消防員在用的那種橘色擔架

yc73609/19 22:58google了一下,好像叫軟式擔架還是捲式擔架,山難新聞常看

yc73609/19 22:58

ls409/19 23:17

QQmouse09/20 03:49有買書!!喜歡書的結局

謝謝,很高興您喜歡書中的結局。

fifi200172809/20 05:32看完這篇,晚上睡覺夢見自己在爬山嚇醒

fifi200172809/20 05:36好逼真的夢,醒來還有點怕怕

aegis8072809/20 06:47

miki661009/20 07:32推,雨大加油!不要理那些無聊的人

謝謝鼓勵。

Iguei09/20 09:21Q詛咒?00辛苦了

zoe941009/20 10:14書的結局很棒,覺得很欣慰

zoe941009/20 10:14感謝雨大繼續分享山村的後續,文筆讓人深入其境

謝謝您不嫌棄。

y1032209/20 10:24書的結局很棒+1

y1032209/20 10:28另外一個「平行世界」的結尾雨大還是收在隨身碟就好

humanwithout09/20 11:34推 加油~幫你打氣 辛苦了~

感謝鼓勵。

kayyang09/20 11:37

aloveting09/20 12:29推推 辛苦了~ 會想看看不同的結局

謝謝,我再評估看看喔。

imadog947809/20 13:04

Flixonase09/20 14:07先推再說

CR7709/20 14:18

withoutmoon09/20 14:45現在要投票表決嗎 哈哈哈

算是吧,想從推文決定要不要繼續更新。 如果大部分朋友都認為不需要再貼結尾,那就從善如流。

CR7709/20 15:03好真實,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xxyxx09/20 15:04

xoxovv09/20 15:06

謝謝各位的推文,若有任何建議歡迎告訴我。 ※ 編輯: a810219 (112.78.67.8 臺灣), 09/20/2022 16:09:35

CR7709/20 17:00其實真的不用再貼結尾了,都已經出書了

logcggyy09/20 17:45小雨在山上看到的罹難者是真的嗎?

YOLO12309/20 17:46

YuJen199709/20 18:27又有山村可以看了,真棒

AKmonkey09/20 18:37推阿!

brandon091709/20 18:59

worthylife09/20 20:10你推

yjeu09/20 20:29好看推

CR7709/20 22:13不過還是尊重作者的決定,那是作者的自由

xxyxx09/20 22:15書的結尾很滿意,不要悲劇+1

withoutmoon09/20 22:18要我投票的話 那當然是不用貼結尾阿哈哈

withoutmoon09/20 22:21書的結尾就很讚了

yc73609/20 23:50書早看完了,現在比較期待續集

QQmouse09/21 03:04希望承羽平安無事

oliviasu09/21 09:16覺得小雨看到的山難的人是真的,因為她有特殊的能力,可以

oliviasu09/21 09:16看到鬼神.

oliviasu09/21 09:20等等,那她看到的組長是幽靈嗎

oliviasu09/21 09:30雖然是阿凱派但也不希望組長出事><

dean562209/21 12:41

fifi200172809/21 13:05幻覺,一切都是幻覺

parking09/21 13:25

tentigo09/21 13:38很想看悲劇,文筆這麼好,看了都是一種享受

w0119200109/21 14:16詛咒的人也太過了吧,我有買電子書,書的結尾就很好了

w0119200109/21 14:16,我投續集+1

withoutmoon09/21 14:27有續集+1的選項嗎 那我也要續集+1

IBERIC09/22 05:36

y1032209/22 08:09雨大問的不是續集人止山難,是山村奇譚的結尾要不要貼吧

y1032209/22 08:12雖然我也想說續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