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評價

[翻譯] Nosleep-我收到妻子傳來的簡訊(2)

看板marvel標題[翻譯] Nosleep-我收到妻子傳來的簡訊(2)作者
WeinoVi
(言颿)
時間推噓10 推:10 噓:0 →:7

原文網址: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v0ztp1

原文標題:I received a text from my wife, while sat next to her (Part 2)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尚未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翻譯時為語句通順有稍作修改,若有錯誤或誤解原文的地方,還請不吝提出。


------------------------------------------------------------------------------

I received a text from my wife, while sat next to her (Part 2)
我收到妻子傳來的簡訊,但她坐在我身邊(2)


不光只有蘇菲。這件事比我想像的更嚴重。而且那些蟲真的很折磨人。

在上次那篇文章後,我有了一些驚人發現,但即便竭盡全力,我也無法釐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會假設你們全都理解目前為止的故事,然後從上次結束的地方繼續說起。

我對你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出的建議表達深深謝意。嗯,我真的很感謝,但我想事情無法如我希望的那般發展。

有人建議使用叫做伊維菌素的驅蟲藥,我打算去農具行找找。我賭了一把,買了一大堆東西。謝天謝地,櫃台後面的傢伙整個靈魂出竅,也沒注意到我根本像個行屍走肉,或是他根本不在意。總之,他問的問題只有「要做什麼的?」,且似乎對我含糊的回應「動物」很滿意。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會騙人了。

測量並吞下建議用量的三倍後,我劇烈抽搐及嘔吐,嚴重到以為會看到器官被我吐出來。模仿我妻子的東西餵我吃下的黑色蟲子還在我體內,並正揭露牠們的邪惡企圖。我掙扎著再吞下兩劑,希望把我的警告傳達給牠們。

自從我離去已經過了四天,而我終於有了計畫。我或許已經半死不活,但還活著的部分保存著純然的決心。

天空萬里無雲,天氣好的像在侮辱我。至少窗戶反光會對我有好處吧,我想,並停在哈莉特家的對街上。

這是我所知道蘇菲最後造訪的地方--我的蘇菲,真正的蘇菲。她沒有回來,但有東西假扮成她並回到家裡。儘管微弱,我仍抱持一絲希望,興許會在這裡找到存活下來的她。如果不然,至少也許能找出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一台標誌明確的警車開到我前方,時間剛剛好。

我事先報警了,通報說蘇菲和哈莉特發生爭執,故事中參雜半真半假的說詞會更容易編造。我告訴他們,蘇菲手機不見了,出門質問哈莉特。我說有個朋友那晚經過時聽見一陣騷動--吼叫聲、丟東西的聲音。我說哈莉特情緒起伏不定,大家都覺得她是危險人物。最後用上真實無誤的結尾。我說蘇菲好幾天沒回家了,我非常擔心。

他們反問我為何現在才通報她失蹤,差點問倒我了。我被自己的話嗆到,發出一串嘶啞的咳嗽聲,但這反而成了我的優勢。「你聽起來身體狀況不太好,」他們說,給了我藉口,而我像船難後緊抓住浮板的人。不知為何,一切都進行得比預期得順利。

兩名身穿制服的警員抵達哈莉特家門前。其中一人敲門,另一人則離一步遠,掃視著街道。當他們看向我的方向,我直覺地彎腰縮到椅子下,接著責罵自己,因為我意識到這舉動如果被看見了肯定顯得很可疑。我笨拙地起身,注意到警察直直盯著我,頓時讓我最後一抹信心消逝。玻璃反光並未如我希望的那般帶來幫助--他們目擊了整個可悲的扭扭舞過程,並傾身對夥伴悄悄地說些什麼。他們兩人都面向我了。其中一人拿出記事本。我想要縮回椅子下方,但告訴自己表現得正常點、表現得正常點,並堅守陣地一秒鐘--接著我鼻子又噴出一堆血。

我大聲咒罵,抓了厚厚一疊衛生紙並將臉埋進去,等待血流停下。等它流完,我抬起頭,警察們已經進入屋子裡。我眨了眨眼,心情還來不及放鬆就變得絕望。我的計畫核心是想目睹蘇菲或哈莉特前來應門,現在卻陷入一無所知的境地。

我一邊等待,一邊衡量其他計畫--但我越審視,計畫就越分崩離析,像是用廉價的邏輯膠水黏在一起的。此時回首,顯然我掉進了多年來所經歷過最糟糕的焦慮迴圈中,但當時一切都不甚簡單。如果蘇菲來應門,我到底要做什麼?跑向她?我無從得知她是真的她還是仿品,我可能跑進死亡陷阱,或更糟的狀況。而如果應門的是哈莉特……我打算說什麼
?「蘇菲跟我說你死了--還有,你最近見過她嗎?你確定那真的是她嗎?」

有些時候我覺得腦中有清晰的對話,逐字逐句的草稿,足以應對各種不同回覆,但一切又突然變得模糊不定。我臉上汗流涔涔。前方的道路彷彿無限延伸,直至虛無。我期望待在這裡能得到什麼?方向盤在脈動,和車裡其他內裝一起膨脹。我覺得自己被壓垮了,失去空間與空氣。我為什麼在這?我掙扎著呼吸卻喘不過氣。我伸手摸索卻打不開窗戶,用嘔吐物塗滿車門,接著昏了過去。

**

聽到車門低沉關上的聲響,我眨眨眼恢復意識。

警察準備離去,而我能看出後座有另一個身影,頭髮與肩齊長。這不是哈莉特,她很滿意自己小精靈般的短髮。當某個想法占據我昏沉的腦袋時,我的心劇烈跳動--那可能是蘇菲,她可能很安全--但另一方面,那也可能是非蘇菲,那個仿冒品。她可能一直待在哈莉特家埋伏,知道我會為了追尋真正的妻子而回來,並在屋裡像殷殷期盼的蜘蛛般等待著。

如果是這樣……但威脅已經消失,坐在警車後面被帶走了。不是蘇菲安全了……就是危險
消失了。

我得去裡面。

白天酷曬的陽光終於被傍晚餘暉取代。少數敏銳度較高的街燈認為天色夠暗便啟動了。大部分則維持較高的標準,等待更深的夜色。它們無需等待太久;黑暗正逐步逼近。

當我離開車子時,一陣風吹來,竄進濕透了的襯衫中。我瞥見後照鏡中的自己,像一具殘骸,被血跡和嘔吐物共同完成的現代藝術布料包裹著。這個樣子,蘇菲會認得我嗎?無妨。我滿腦子只想找到她,或找到證據,了解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只要還有她仍存活的一絲希望,我就得試。我必須進去裡面。我必須這麼做。

房子與鄰舍相隔,但有著相似的建築物及相似的草坪與車道。除了門牌號碼,還有特別大膽的屋主擺設的各式奇特色彩的窗簾外,沒有能區辨出差異的地方--如同許多新建社區。當然,重要的是裡面,讓面具下的真實顯露出來。

當我走到哈莉特家旁邊,整條街像墓園一樣安靜。有個側門通往後院,門幾乎不到人的腰部高,且沒上鎖。深色的百葉窗遮蔽窗戶,不讓任何光線穿過。以目前所見,我覺得這地方沒有人在。所有窗戶緊閉著。我思索抵達入口的最佳方法,靈光一閃,我用肩膀撞向後門……一下子就開了,而我踉蹌跌入,膝蓋大聲撞上廚房地板。

因為疼痛,我不小心嘶了一聲,又反射性地用手掌整個摀住嘴巴。房子悄然無回應。我將自己拉起,無力地靠在流理台上,疼痛傳遍整條腿。

就只個廚房。貼滿俗氣磁鐵的烤箱、微波爐、冰箱。水壺、烤麵包機。髒碗盤。裝有花朵的花瓶,已經超出觀賞期限好幾天了。尋常的老廚房,沒有出乎意料之處。在生硬冰冷的燈光下有些陰森,但就只是個廚房。我深吸一口氣,繼續深入屋內。

當我經過時,樓梯側邊的欄杆在牆上投下監獄柵欄般的陰影。我用手電筒掃過客廳和浴室,但沒有取得太多資訊,接著我看見那扇門。

安裝在樓梯上,這扇門要不是連著櫥櫃……就是通往地下室。

我吞了口口水,感覺像嚥下一顆高爾夫球。如果這房子裡藏有秘密,我的內心告訴我,能在這裡找到。

我打開門。門後有向下的階梯。我的燈光灑進這狹窄的空間,幾乎無法照亮通道底部,但已足以讓我看見蘇菲。

她站在黑暗之中,身上穿著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時的綠色洋裝。她的頭髮如往常般亂糟糟的。她原本背對我,但注意到光線時便轉了過來。動作很緩慢,感覺很恍惚。她的目光鎖定下層的階梯,再沿著樓梯往上。看到我時,她瞪大了眼。她舉起一隻手,直直指向我,深吸口氣後放聲尖叫。

她對著我尖叫,她的手指緊繃。一份尖叫拼盤--像有人被活活燃燒,發出不和諧的音調。顫抖而破碎。在微弱的燈光下,她臉上的表情似乎隨著聲音扭曲。

她不斷發出那可怕的尖叫聲;且當她尖叫時,她碎落成無數蟲子。

她崩解了,彷彿整個身體從頭到腳分解成無數粒子,只是這些粒子有腳有翅膀。有些掉到地上,蜷曲爬行。有些飛在空中。幾秒內她化成為蟲群,且牠們開始朝我爬上樓梯。

我已經跑了,皮膚發癢、雞皮疙瘩掉滿地。眼前所見無法得到解釋,但我也不打算逗留詢問。蛾的翅膀刷過我脖子後方,我也知道蜘蛛大概就在不遠處。

我迅速繞到屋子正面,跑向我租來的車子,但猛然煞住。

夜色被街上的光線照亮。敞開的們、洩出的光,還有一個一個人影。有四個人……五個。
不,六個。街坊鄰居悄然現身,從自家門口觀望著,像屋子一樣直挺挺站著。

有三個人則站在車邊,阻斷了我的逃亡路線。

細小的蟲足爬過我的小腿,蟲群的第一部隊湧上我襪子頂端。我大叫著往前衝卻跌倒在街上,掙扎著把降落到我臉上的飛蛾趕跑。

穿過無數的翅膀,我看見鄰居們站在門口,後方的燈光照亮他們,就像50年代某些外星人綁架電影似的。他們全都舉起一隻手指著我。全都在我經過時發出同頻的尖叫。

每家每戶都一樣。十間屋子。十四。二十?我數不過來了。伸直的手指及尖銳的叫聲,在我腦中嗡嗡作響。接連不斷,陰影與尖叫,彷彿全世界在我逃亡期間達成共謀。

我知道進入森林前有人看見我,所以我刻意選了難走而無法預測的路徑。似乎過了一輩子,我抵達一條較為安靜的街道。我渾身瘀青,也渾身刮痕,但我還能呼吸。在遠離那些瘋子三條街以外之前,我不會停下。

當我被夜晚的冷空氣擁抱、靠著路燈喘氣時,理智終於取代了恐慌。我無法指望能從哈莉特家得到線索。無論怎麼回事,這已經擴散到整個社區。它能複製人群,變成一個群體,無須文字就能彼此合作、工作。我不知道自己看見的被警方帶走的蘇菲是真人還是仿製品。如果那是非蘇菲,我不知道那些警察還是不是人類,如果還是,我不知道在這狀況下他們還能維持多久。我需要時間,我需要離開這裡,最重要的是我需要醫療協助。

我撥出這生中最重要的一通電話,要求被送至精神科醫院。

我告訴他們我有焦慮症,好幾天沒服藥了,也說出我今晚的所見所聞。我解釋道當然,我知道這一切都不可能是真的,但我就是看到了。我說我需要幫助,最重要的是,我需要被隔離。

最大的謊言就是聲稱知道自己瘋了。

抵達後,我受到良好的照顧。我有自己的房間,而且因為是自願入院,我仍能保有手機和網路。有社交空間但我沒有去。我想要就能隨時離開。我不想。

我要求驅蟲藥,他們提供了某種噁心的香蕉口味糖漿。他們不給我想要的劑量,但至少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好。我沒從吐出的東西裡發現任何蟲子,也還是覺得自己快死了,但我會繼續堅持。仍舊會流鼻血,但至少現在能沖澡保持乾淨。

他們給了我強效的抗精神病藥物和鎮定劑。我向工作人員道謝,然後把藥藏起來。

我覺得自己在這裡很安全。實際上,最近幾週過得非常舒適。我的恐怖經歷幾乎已像場夢。

每天晚上,飛蛾在我窗外集結。他們聚集在玻璃上,像附著在一個大型燈泡上。數十隻生物相互交疊,伸展著翅膀。

在那些翅膀的動作中,在牠們變化的隊形中,是她的臉。

我試著不去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82.235.80.12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63901022.A.363

a239649409/23 11:03「然後把藥藏起來」我覺得沒什麼好說的了(′・_・`)

yumi101809/23 11:28在主角的認知中自己並沒有瘋,去精神病院是為了跟蟲蟲人

yumi101809/23 11:28隔離,所以他當然不會吃抗精神病的藥

choapi09/23 13:50感情心理戲過多的MIB

NewCop09/23 14:09我猜真正有病的是主角,簡訊那些都是他的幻想

NewCop09/23 14:11只有第一篇他老婆留在車裡的紙條是真的,他老婆會說很擔

NewCop09/23 14:11心他就是發現他精神狀況異常

NewCop09/23 14:11怕他一個人待著會出事,要他去朋友家請朋友幫忙盯著

NewCop09/23 14:16另外他拿來除蟲的伊維菌素,去年有上過新聞

NewCop09/23 14:16“一名成年人飲用原本要注射牛隻的伊維菌素製劑,出現精

NewCop09/23 14:16神錯亂、嗜睡、幻覺、呼吸急促和顫抖等症狀而住院9天。”

NewCop09/23 14:17感覺作者特別寫這個藥出來就是在暗示

Electricfish09/23 18:37推翻譯

byebyecell09/23 21:28

opopkl85209/24 05:00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篇讀起來沒什麼味道

IBERIC09/24 06:26

cat66309/24 15:06可是老婆訊息結尾的那個X又象徵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