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評價

[創作]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 10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 10作者
KevinMoleaf
(陸坡)
時間推噓 2 推:2 噓:0 →:0

如果覺得連載速度太慢
可以先看與小說有連動的《營長的除靈方法》
這次風格跟過去有點不同,會比較偏向冒險類
應該還是有很多錯別字,請讀者見諒

-----


第二章-山道 01









半夜一輛車駛行在車道上,這是一條橫跨在兩市之間的小山道,雖然道路做比一般山路大些,蜿蜒曲折的路段常讓駕駛吃盡苦頭,加上年久失修的路燈閃爍,甚至有些已經不亮,讓整個道路看起來氣氛相當詭異。

這天下了小雨讓這條路線上的指標牌更加難以辨識,這台獨自行駛在路上的車開啟遠光燈,試圖看清前方的蜿蜒的道路,車上原本的廣播音樂,在山上後變成了一段一段不清楚的雜訊,雖然可以聽到廣播音樂,但總覺得好像參雜著讓人發毛的聲音混入其中。

被雨滴打的噠噠饗的山林,在漆黑一片的夜裡聲音和雜訊裡應外合,常讓獨自開車的駕駛緊張,說來這路線常常發生一些事故,常用撞上山壁、對向車互撞、或是不幸墜入懸崖的事件,山中天氣本就變化莫測,加上其實車禍也不是那麼頻繁,警方常常以交通意外作結案。但讓人不解的是一些面臨事故的肇事者或受害者都有一個說詞。

「後面有東西在追我。」








這些發生車禍意外的人是這麼說的,車後面有東西追著他,具體是什麼東西這些人卻說不出來,有人說是鬼抓交替、有人說是想超車的後方來車、還有人說出日本恐怖傳說那位奔跑婆婆,總之聽上去有點玄。雖然警方不當一回事,認為只是當事人的說詞,但有人卻統計過這山路的交通意外那些沒有死掉的傷者的話。

幾乎都說意外當下有東西在追逐他,無一例外。

加上仿間流傳有位男記者因為對這案子有興趣,便獨自去這山道考察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然後有天突然在山下發現報廢的車與車裡的屍體。這半真半假的傳說,更添這個山道恐怖傳說的氣氛。

最後網路上流傳了說是有當地人找到這男記者生前的行車記錄器片段,影片中拍攝到神秘的東西流傳開來,但在當時畫質還不佳的年代,其實沒人可以知道這部影片是真是假?甚至不知道這位最初的上傳者是誰。








但這種都市傳說就是這樣,很快的有人其他新聞與有趣的事物,這山路的奇怪事件就漸漸被人淡忘,甚至偶爾被提起也只是放在一些解說神秘案件的實況主的平台上偶爾提及這件事,並說著如果可以晚上盡量不要經過這條道路,如果逼不得已要開往此處,請小心駕駛。

事隔多年大家其實已經分不清到底是哪條市與市之間的山道,而半夜總有人開車上山。跑在山道上的車此時後方漸漸有個東西跟在他後頭,駕駛不以為意以為只是跟他一樣上山的車輛,但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眼見後照鏡中東西越來越近,最後駕駛才流下冷汗盯著鏡中的東西。

如果那是一台車,那麼再這樣昏暗道路的車,有人會不打開車頭燈嗎?甚至看不到一絲光線,那到底是什麼什麼東西?駕駛緊張地握住方向盤,加快油門。然後一樁悲劇再次發生。再次見到的是在血泊中的駕駛人與撞毀的車輛……









「所以……閣有另一个人佇你身軀內?(還有另外一個人在你身體內)?」劉紹堯說朝著
,他公司好友孫奕倫坐的沙發方向,憋氣瞇著眼看,但看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來,憋到極限大口吸回空氣氣喘吁吁的說:「為啥我什麼都看無(看不到)?」

「因為你本來就看不到。」孫奕倫說。

「可是,我在那棟鬧鬼的公寓就有看到鬼!」劉紹堯表示。

「我跟你說過那不是鬼。」孫奕倫皺眉頭,從他醒來後不知幾天都再跟阿堯解釋,他看到的不是鬼,是那棟過去有特殊能力的女孩因為思念家人,死後殘留下來在房間裡的依戀。

但房間畢竟不是人,再加上生前在家人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導致最後,為何四樓房間呈現出來的小女孩樣貌充滿惡意與各種恐怖可怕的形象?而這個「能力和意念」被房子繼承與呈現後,變成一個把靈體困在房間內的吃人怪物。








孫奕倫不懂為什麼不在場的魚漿能懂,但當事人的劉紹堯就是聽不懂話。

「你說,他坐在你旁邊?叫……江進……對吧?」魚漿說,雖然在她眼裡,那沙發座位的
確也沒有其他東西,但說不上來她就是覺得那個位子有點怪。

發生了那次「公寓四樓事件」後兩個禮拜,孫奕倫、劉紹堯、魚漿這三人小團隊的直播一下子收穫了不少人氣,影片經過剪輯後分為了「謎題篇」跟「解答篇」兩個篇章,謎題篇主要是以劉紹堯用公司拍攝的靈異地點探訪到事件發生為主,而解答篇則是後續用孫奕倫的運動攝影機剪輯而成,因為孫奕倫坦白運動攝影機可以拍得到一些靈異的東西,也是在這一刻他坦白交代江進的存在。

這次房間所創造的恐怖東西在事後魚漿仔細查看後,才發現劉紹堯跟孫奕倫現場看到的樣子與她在鏡頭中看見的模樣有時候產生非常大的落差。









他們當下在現場肉眼所見的東西,有時候跟攝影機裡的畫面並不同調。仔細檢查影片的魚漿,在事後比對了出事的房間內部結構,才發現孫奕倫與劉紹堯所見的有可能混雜著火災那一家人住的房間、與後來便宜買下公寓居住四樓男人所住的房間,這細思極恐的細節,魚漿將它放在解答篇的影片內。

這舉動,又造成一波直播的迴響。許多網民討論他們團隊是真的拍到這些不可思議的畫面,還是一切都是在演、在裝?讓訂閱人數短短數週就破了二十五萬人。讓他們這一開始被丟來的邊緣人,在公司裡一夕爆紅,人人談論。

見到兩人面露難色,孫奕倫看了一旁江進一眼說:「他們好像不是很相信你真的存在?進哥。」這舉動,在兩人的視角看來孫奕倫就像怪人一樣在自言自語。

江進一點也不意外,畢竟這個叫魚漿的女孩雖然有靈感但也不完全能見到靈體,而另外一個孫奕倫的朋友阿堯就更別說了,他完全就是看不到的麻瓜。但是他體質特殊,體內舒適相當容易被附身。當時房間內殘留的污穢基本根本上不了一般人的身體,但這傢伙卻可以輕易的被奪取主控權便是證據。






「欸,你倒是說說話吧?」孫奕倫感覺自己現在在兩人眼中一定像是個跟空氣說話的白癡,要江進想想辦法表態。

『既然看不到,讓他們看到不就好了?』江進打了呵欠說。

「可以這樣嗎?讓他們看到鬼?」

「欸?」 「幹!真的假的?」

孫奕倫剛說完,魚漿跟劉紹堯都發話,江進看了以後就對孫奕倫打趣的笑了下,回到他體內說:『有可以讓人看不見鬼的術式,當然也有讓人見鬼的法術。只不過不是說做玩法就能隨時見鬼,如果靈體刻意躲著你不想讓人見到,也是沒辦法……好了我首先要跟你說見
鬼的第一件注意的事項……』

「你們等我一下……」孫奕倫聽著嘮叨的鬼大叔江進碎碎念,他就覺得煩,而且最讓他不
懂的是江進明明就可以感受到他不想一直聽他唸,但還是依然故我的繼續說。是不是人年紀大了就會這樣任性,假裝聽不懂人話。





「欸欸現在要幹嗎?」期待自己可以看見鬼的劉紹堯忍不住想跟過去,卻被魚漿拉住說:「你別亂動,他現在不在那位子上不知道跑哪去了?」

看來魚漿是真的感應得到,而且因為聽到孫奕倫的話見不到樣貌有點緊張,劉紹堯看見魚漿主動拉他,像是想通了什麼,就說:「魚漿學姐妳會怕啊,放心我跟奕倫都是見過大場面的……痛!幹嘛打我?」

「你給我坐好!不要廢話。」不知是不是為了掩飾自己怕鬼的緊張,魚漿打了劉紹堯的手臂一掌,臉紅的樣子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

過不久孫奕倫拿來兩串繩結,色彩繽紛像是外面創意市集會賣的手工物,分別將它給了阿堯跟魚漿,說:「總之……江進他呢……嗯他要我讓你們戴上這繩結,你們戴上後就可以
看到他或是聽到他……」









「哇!鬼出現了!」不等孫奕倫說完,阿堯已經戴上一戴上就正巧看見從孫奕倫體內跑出來的江進,嚇得從公司椅子上摔下來。睜大眼愣愣的看著江進這大叔鬼一臉頑皮的對著他說:「小朋友,怎麼見到我很可怕嗎?」

「他會說話、這個鬼說話!」劉紹堯轉頭跟兩人興奮的說,搞得像是發現自己家的寵物會後空翻,驚奇的飼主。

「他又不是狗或貓當然後說話……」魚漿邊說邊戴起繩結手環,也看到劉紹堯的那一幕,
江進出現在他面前對她說了聲:「你好,小妹妹。」

「…………你就是那個叫江進的……鬼?」雖然沒有劉紹堯那樣失控,但魚漿似乎也對於
眼前辦公室突然出現一個漂浮在半空中的大叔,有些驚訝。她看了看孫奕倫,孫奕倫的臉跟手勢透露著總之就是這回事。









一個上午過去後,這些人不知道是發生過上次那件大事,還是本來就是做個靈異相關節目人的素質,劉紹堯跟魚漿也很快就習慣江進鬼大叔存在辦公室內,除了在外劉紹堯有時候會突然忘記,跟江進這個鬼說起話來,引起旁人側目。

「因為上次拍攝公寓的事件,網路上接到很多正反評價的留言,也有一些名人討論我們的事情,當然也是褒貶不一。但總歸來說也算是帶起流量和知名度。只不過現在我們團隊的信箱是爆滿的狀態。有批評的、採訪的、業配、還有合作邀約等等一堆……經營的粉絲團
和留言也是爆炸的狀態。」

投影出網路頁現狀的魚漿說,看著因為開會感到無聊快要放空的劉紹堯,嘖了一聲說:「所以這件事情很麻煩,本來我的職位是剪片跟觀察直播內容,整理這些信和留言內容應該不、是、我、的、份、內、工、作!劉紹堯,你有沒有再聽?」

「啊啊?好,我會整理、我來整理。」








就算遭遇上次的事情,劉紹堯還是老樣子。孫奕倫內心嘆氣但這至少證明阿堯人還好好的,孫奕倫對著被唸的劉紹堯說:「再怎樣上面也派你來做這個團隊的負責人,魚漿平常剪片就夠忙了又要整理這些,你這隊長好歹也做點事吧?」

「嘿嘿,我知道了。」阿堯笑著說,要是之前的魚漿一定會繼續大發雷霆,但似乎也習慣了劉紹堯的這性格,做出結論:「總之呢在拍過上次那一部後,成效很好是沒錯,但是我覺得以後要再努力評估一下。當然我覺得這次我也有問題,畢竟我沒有發現前團隊當初不拍攝的主要原因才害……」

「不是你的錯啦,反正事情都過去了。」劉紹堯插話說,魚漿看了他,阿堯只是笑一笑然後說:「我、奕倫還有你大家都還在不是嗎?雖然很可怕但記取教訓下次注意就好了。先這樣吧,暫停一下我想上廁所!啊啊,真希望這辦公室有廁所,不用讓我每次都跑到一樓。」

說完,劉紹堯就快步跑出門外,留下孫奕倫和魚漿。







「他人個性就是這樣。」孫奕倫也對魚漿說。

「你們……都不怪我嗎?要不是我拿了前團隊的東西說要拍……」魚漿說,孫奕倫聽了似
乎也不當一回事:「要怪你什麼?我們兩個自己也同意要拍,要說就是一整個團隊的事情,不管你、我或阿堯都太小看這件事才會變成這樣吧?就像他說的,總之事情過了、成效也很好,趕緊做下一件事,這樣就好了。」

魚漿有點意外,照理說整件事情錯的是她不該冒然便宜行事讓前往拍攝的人員陷入危機,這在上一個團隊她一定會被瘋狂檢討,尤其又是自己出包的責任。那個過去團隊裡的「她」會怎麼說?

我對妳很失望,魚漿。

想起過去的團隊,回到辦公桌上的魚漿難得放空,看了旁邊過去團隊的照片,再看看現在只有兩、三人的辦公室。好多以前的事情湧上心頭,但是最後卻是……自己又經歷了一個
新團隊,兩位比她資淺的孫奕倫和劉紹堯似乎在公司都是被認為不太重要的邊緣人。






就跟唯一沒被她邀請一起走的自己一樣。

『你這朋友真有趣。』江進安靜的在一旁聽孫奕倫他們開會,因為孫奕倫不准他偷聽自己開會時候的心聲。所以江進就被她盯著乖乖在他們會議椅上聽他們參加開會,本想這樣也好,想看好戲的江進沒想到迴旋鏢來得快,三人同意他這生前是除靈師的鬼來當他們的顧問。

對於這件事情江進有些意見,但多數決二對一投票通過。

江進是鬼不是人,不納入投票。

『你們這樣是身份歧視知道嗎?我說鬼也有投票權,你們總有一天也會變成鬼。』在孫奕倫外出買手搖飲料的時候,江進在靠腰著剛剛的會議。









他覺得鬼不能參與投票很不能接受,再則他才沒時間跟這群小朋友玩找鬼遊戲,他想知道自己的記憶和為何會被關在那裝飾吊飾裡面。還有為何無法脫離跟孫奕倫的連結。

「好啦別氣了,我有幫你出聲,說不定在調查這些奇怪的傳說和靈異地點可以找到跟你記憶有關的情報也不一定,而且你看……」孫奕倫聽自己體內鬼大叔江進不開心的唸唸唸,
買好飲料滑了手機到上次他發現那飾品的頁面對江進說:「你看上次我找到的這個頁面,上面好像有人也對這個東西的來歷很有興趣。」

『喔,我看看……你這小朋友還是有做正事嘛!』江進操縱著孫奕倫的身體要滑手機,但
孫奕倫立刻感覺自己像被人拉扯手臂的不適感,讓他不自覺抵抗江進的操控,最後要江進停手,他滑手機網頁給他看。











頁面上面標示著那東西的來歷,本來以為會是什麼中國道士作法的器具,沒想到上面卻寫說疑是南島民族的祭祀文物?但具體是否屬於南洋地區原住民巫術儀式所有物、還是台灣清明時期帶來的古傳文物、又或是大航海時代荷蘭、西班牙人遺留、或是其他日治時代的產物等,上面介紹也說不清楚,但最重要的是網頁上說這東西一共有三個,非且非但不是什麼吉祥之物,還可能是受詛咒的東西。

「不用說其實我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說完孫奕倫就隨便將這飾品丟到垃圾桶裡,只見江進突然不見,然後不到半秒又出現在他體內,這種狀況讓他越來越習慣,甚至連他洗澡就算自己不願意,這飾品也會出現在周遭。

『孫奕倫小朋友,在網頁是什麼來歷?』江進問。

孫奕倫滑了手機找有沒有這網頁創辦人的資料,最後在聯絡人地方找到一位創辦人,是一個女性穿著西裝看起來相當專業。孫奕倫看了一下這位介紹古物與說明一些咒術、儀式、還有神秘事件背後真相的女人名字。







「林玉琳?」孫奕倫唸了一次。

正著唸反著唸都同音這是有趣。孫奕倫看了資料說:「好像是這位叫林玉琳的女士創辦的,她好像對於這些東西有很多研究,而且也有經手古玩、古董買賣、歷史考察、喔也有一個到靈異地點探訪的粉絲團,哇!全英文的很國際化,訂閱人數超過百萬。」

『可以聯絡到他嗎?小朋友。我對於這女人和她寫的關於這飾品的事情很感興趣。』江進說,孫奕倫聽了滑了手機面有難色說:「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看這。」

孫奕倫將聯絡方式頁面點下,江進透過孫奕倫眼睛看,發現因為人數眾多,與林玉琳女士本人業務繁忙,預約時間已經排到明年度。而且見一次面需要收手續費、詢問費用,一次約兩千到三千不等,甚至處理事件和鑑定還有另外的價碼。










『又不是飯局妹,見個面而已那麼貴喔。』江進看了以後該該叫,接受體內另一個人的罵聲的孫奕倫無奈的表示說:「你跟我抱怨也沒有。但我也不是沒想法,我有別的對策,嘿嘿。」

『喔?你有什麼對策,孫奕倫小朋友?』

看孫奕倫露出信心的笑臉,江進不免好奇問。只聽到孫奕倫說:「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原來你有認識對古物很有研究的人啊。』

「欸,你這個人很愛爆梗欸。讓我賣個關子是會怎樣。」

孫奕倫都還沒說出口,立刻被附身他身上讀取心思的江進爆雷。









買完飲料回到辦公室後,正要下到地下辦公室的孫奕倫沒想到正巧遇上出電梯的公司老闆和有一些大主管。似乎是剛開完會,而且不知怎麼的老闆心情好像大好,應該說他們老闆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倒是旁邊的主管們顯得有些疲憊,看來是對公司老闆的個性有點難應付。孫奕倫只是稍稍撇見一眼,沒想到就跟一位主管對到眼。

「啊。」

「啊,是小林主管。」孫奕倫說。

小林主管看到孫奕倫像是突然想到可以脫身的方法,跟老闆報備立刻朝孫奕倫這邊走來,拉著他就說:「奕倫,你跟我來一下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主管小林就這樣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人莫名其妙的孫奕倫拉走,兩人到了其中一個小會議室,小林先請孫奕倫坐自己坐下來開口就提到:「你們最近拍到的那部直播聽說反應很好,人數成長很快,幾乎打敗公司其他直播主和實況主的流量。」







「呃……其實只是運氣好。」孫奕倫聽到小林主管一坐下來就跟對他說起最近討論度很高
的那支影片。連與老闆一起的主管會議都在討論了,看來他們這個不受期待的邊緣團隊真讓全公司都驚呆了。

「老闆在會議裡特別提到這件事,老實講我當初只是為了處理劉紹堯的事情。畢竟外景組本來要裁人,很多人助理會先被裁掉,怎麼說呢……雖然劉紹堯人不能說好甚至有些問題
,但就這樣被裁掉我覺得有些可惜。我知道你們朋友所以才告訴你,至於你可能就是真的被拖下水。」

小林主管露出無奈的笑容,孫奕倫看到他臉上的黑眼圈,看來娛樂公司的主管也不好當啊,尤其是在我行我素的老闆底下。

「因為你們這次流量最高,所以老闆剛剛特別跟我說一件事。」小林主管說。

「請、請問是什麼事?」孫奕倫吞了口水看主管。







「放心,是好事。」小林說。

好事?是什麼好事,難不成要加薪?還是有獎金?或是我們可以搬離那個看起來像鬧鬼破舊的地下室辦公室,有一間全新的、高級的專屬於我們這團隊的辦公室。孫奕倫突然覺得加薪大概不太實際,辦公室搬家這個倒是實際,他期待著小林主管開金口,然後小林說出了讓孫奕倫意料不到的答案。

「以後我們團隊會有自己的攝影器材、還會配一台公司車、一些外出的住宿費、餐費在一定的金費內可以打統編申報……」回到辦公室孫奕倫交代小林主管給他的,老闆口中所謂
的好處。

「除了有全新的攝影器材,外其他的跟進公司的福利不是差不多嗎?」

魚漿吐槽說,孫奕倫自己也認為不是什麼福利。倒是劉紹堯覺得他們可以有自己的公司車很酷說:「有自己團隊的車,這樣就可以開車到遠一點的地方拍東西,我們這次找一個遠的可以一起出外景、住飯店。」






「我拒絕,剪片跟做影片特效的電腦,筆電跑不動。」魚漿直接表示她不想。

「欸?難得可以用公司的錢住飯店出去玩耶,魚漿學姐。」

劉紹堯跟魚漿兩人討論著孫奕倫從小林主管那邊聽過來轉述的原話,說是老闆剛剛開會決定的事情。而孫奕倫說還沒說完,就要兩人停一下聽他轉達完最後那最重要的一段:「他還說了最後一件事,我們……」

「上面會再找一個女直播主到你們團隊。」小林說。

「因為男生直播沒人想看,多個女生才會有人願意看。這是老闆的指示,然後大概明天,那個女生就會來了。」孫奕倫說完,看到兩人愣住的表情就跟當時聽到這話自己的表情一模一樣。

「小林有說是哪個直播主要來嗎?」率先解除傻著效果的劉紹堯問。







這是個好問題。孫奕倫想小林主管的確有跟他提過這個來的女生背景,好像是個有經驗的人士,成名作是……

鬼怪無法躲,怪談我來說。

主持人、各位觀眾好!歡迎收看今天的《不可思議事件簿》

我是最可愛、最正的靈異美少女……

在咖啡廳裡滑著手機看著以前紅極一時靈異節目的女生,在幾封石沈大海的求職信後,看到一封電子郵件後立刻點開自己的信箱,那是封錄取通知書。


-待續-








--
個人Blog:https://kevinmoleaf.weebly.com/
小說連載頁: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member/26930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157.5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70003543.A.794
※ 編輯: KevinMoleaf (111.241.157.53 臺灣), 12/03/2022 01:54:18

teresawei12/03 11:15

IBERIC12/04 15:18